谁在“解救”卢志强的泛海?

  处于债务危机中的泛海系,正试图通过出售资产和股权回笼更多资金。

  8月2日,泛海控股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中国泛海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泛海控股股份累计被拍卖2.352亿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数量的6.95%,占公司股份总数的4.53%。

  泛海控股方面表示,本次拍卖(股份)不会对其正常生产经营活动造成重大直接影响,并提示称,该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质押股份数量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数量比例已超过80%,敬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截至8月3日收盘,泛海控股股价收于1.99元∕股,较6月15日首次股份拍卖时跌去26%。

  在股份存高比例质押风险且泛海系身陷债务泥潭之下,谁这么有勇气接盘泛海股份?

  两位知名牛散的名字浮现。记者查询信息发现,6月15日,神秘牛散方泽彬通过网络竞拍方式拍下1.176亿股泛海控股股票,成交总价2.62亿元;另一位牛散张宇则分别于6月15日、7月31日先后拍下泛海控股两个标的股份,共计1.176亿股,成交总价为2.41亿元。其中,第二次拍卖较前一次降价23%。

  其实,被摆上货架的泛海控股股份共计2.94亿股,除2.352亿股被拍下,另外5880万股则经历了两次流拍。据一位二级市场人士分析,这5880万股标的还会进行第三次竞拍,接盘者很可能还是张宇等人,这样做的目的是可以继续压价。

  “牛散买入泛海股份,一方面证明这类牛散非常有实力,另一方面也说明牛散对于泛海控股持有的资产价值与未来的重组价值比较看好。”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

  神秘“牛散”接盘

  阿里拍卖页面显示,6月14日-6月15日,中国泛海集团所持2.94亿股泛海控股股票被分成5个标的在网上公开拍卖,每个标的股份5880万股,起拍价为1.31亿元。最终,成交3笔,流拍两笔。

  其中两个标的被自然人方泽彬以1.31亿元起拍价收入囊中,共计1.176亿股,成交总价2.62亿元,约折合每股2.23元;按照8月3日1.99元∕股收盘价,这部分投资已亏了0.28亿元。

  不过,在这部分股份过户后,方泽彬有望成为泛海控股第三大股东。相比于短暂股价浮动盈亏,这或许才是方泽彬更为看重的。

  在6月15日泛海控股成功拍出的3个标的中,另一个标的经过8次竞价,最终被一名为张宇的自然人以1.36亿元最高出价胜出;3笔合计成交2.94亿股,占泛海控股总股本的3.39%,另外2笔标的物为1.18亿股公司股份因无人出价暂时流拍。

  7月31日,之前流拍的两个标的进行二拍。拍卖标的物调查表显示,此次泛海控股股权按照每股2.79元估价,总价为1.64亿元,起拍价为1.05亿元。

  其中一个标的(5880万股股权)仅张宇一人报名,经过一轮竞拍后,他以1.05亿元底价竞得,相当于在评估价基础上打了64折,折合成每股约1.79元,至8月3日收盘这笔投资已浮盈10%。

  通过两次竞拍,张宇以均价2.08元/股,总价2.41亿元拿下泛海控股2.26%的股权,待股份过户后将与方泽彬并列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另外一笔5880万股股权标的则再次流拍。按照规定下次拍卖时,这部分股份竞拍价还会降低。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八条规定:人民法院确定的保留价,第一次拍卖时不得低于评估价或者市价的80%;如果出现流拍,再行拍卖时,可以酌情降低保留价,但每次降低数额不得超过前次保留价的20%。

  泛海控股原定于7月29日拍卖的5笔共计约3.31亿股的股权,阿里拍卖平台显示“已撤回”,原因为“当事人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不需要拍卖财产”。

  在投资界,张宇、方泽彬等常被人称为“牛散”,两人曾多次联袂出现在其他公司股权网络拍卖中。

  “80后”的张宇头衔很多:蚂蚁军团发起人、深圳前海千合资本合伙人、前宁波敢死队操盘手、中国全新十大牛散之一、逻辑之王。他是多家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一个月内新进持股并成为十大股东的股票包括*ST中新、大港股份、ST红太阳、ST花王、ST森源、福能东方等。

  方泽彬亦青睐于网络拍卖“捡漏”,在过去不到一年时间里,他通过网络竞拍方式取得ST森源、*ST德威、ST红太阳、胜利精密等多家上市公司股权。

  市场人士认为,由于股权拍卖起拍价往往是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收盘均价的8折,且上市公司股权网络拍卖参与者较少,意味着成功获取相关股权的代价较低;如果标的公司基本面已跌至谷底或有转好趋势,未来重组后股价翻身还有可能,因此这种参与股权拍卖的投资策略被一些资金体量大、市场经验丰富的投资者采用并不意外。

  无疑这就像是一场赌局,但资本市场投资本就是有风险的。

  泛海系的价值与风险

  事实上,泛海控股第三大股东黄木顺也是一位知名牛散。从2006年第二季度至今,其已经连续15年位列泛海控股十大流通股股东。

  黄木顺曾对采访他的记者说,“我是忠实的价值投资者”,其同时表示,所购买股票的公司一般都是行业中的老大,买进并且长期持有。

  因此,自2006年第二季度黄木顺以持有泛海控股694万股股票,首次出现在泛海控股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开始,他不断加仓,至2015年年中,持股数量已高达1.39亿股,当时这部分股票市值超过20亿元。

  如今,黄木顺已将这部分股份减持至1.097亿股,持股比例为2.11%,所持股份市值仅约2.18亿元。

  但这些投资者更看重的是所持泛海控股股权内包含的资产价值以及未来重组价值。要知道上市公司泛海控股总共持有10张金融牌照,包括民生信托、民生证券、民生典当、民生银行、亚太财险等,这些牌照的价值以及公司所持有的土地、房地产业务的资产(据2020年年报,泛海控股目前房地产存货达609亿元),都是当前价值较高资产。

  截至2020年末,泛海控股总资产1810亿元,净资产166亿元,每股净资产约在3.18元左右,高于当前1.99元股价。对于张宇、方泽彬而言,仍有较高盈利空间。

  但不可否认,投资泛海的风险也极大:一方面,泛海控股股权质押率极高,一旦发生股价暴跌,容易触发质押强制平仓,进而引起股价进一步滑坡;另一方面,泛海系仍面临较大流动性压力,前路仍很渺茫。

  截至目前,公司控股股东中国泛海及其一致行动人(包括公司实际控制人卢志强、公司股东泛海能源控股)仍合计持有公司股份总数71.23%。其中绝大部分股份均已被质押,质押股份数量占泛海系所持公司股份总数比例超过80%,泛海系累计质押股份已达泛海控股总股本的67.8%。

  泛海控股货币资金已难以覆盖短期负债,短期偿债压力较大。根据2020年年报数据,泛海控股货币资金余额为193.88亿元,其中受限资金为47.4亿元;短期借款金额为182.6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金额292.57亿元,短期有息负债合计475.22亿元。

  东方金诚在最新跟踪评级报告中指出,泛海当前房地产项目主要位于武汉市和海外。公司以商业性质拟建项目为主的土地储备尚可,住宅项目较少,土地成本相对较低,2021年可售项目主要位于武汉市、可售面积81.77万平方米,但目前武汉中央商务区项目基本处于借款抵押状态,2020年末受限账面价值178.46亿元,受限比例达86.55%。在海外,截至2020年末,泛海美国地产总投资194.7亿元,目前基本无销售回流,垫资严重,且整体转让进度受阻。

  此外,民生证券股票被冻结、民生银行股份遭拍卖、此前民生信托也曾连续踩雷,泛海系的危机仍未过去。

分享到: 生成海报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