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业集团向河南省政府发出“求救信”:要求偿还50亿元欠款等

  “如果建业被汛情疫情拖累,过不去眼前这个坎,有可能成为全国企业‘暴雷’和倒下的‘下一个’,其消极反响将是全国性的、极为严重的。”

  近日,一份建业集团向河南省政府发出的求救信《关于企业出现重大风险和危机并请求帮扶救援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广泛流传。这份近3000字的报告颇多心酸与无奈。

  据建业集团初步估算,因汛情疫情影响,该集团总损失超过50亿元,已出现重大风险和危机;目前集团已经进入战时紧急状态,正在制定应对预案,采取了一系列优化管理、降本提质、减员减薪等自救举措。

  与此同时,建业集团吁请河南省委、省政府采取以下4项非常措施,帮助建业渡过难关:

  一是尽快偿还多年来由于各种原因拖欠建业的各类款项(逾50亿元);二是分类减免和缓交建业旗下公司增值税、所得税;三是允许建业部分在建工程延期交付;四是允许建业部分土地款延缓支付半年到一年。

  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分析称,建业地产长期以来聚焦于河南市场,在获取深耕市场优势的同时也引爆了市场布局过于集中的风险。此次市场布局过于集中风险的触发点就是河南严重的汛情和疫情,这让在各项不断强化的调控与监管措施下本来就现金流和流动性遭受重压的建业地产更是雪上加霜,并引发了建业地产在公开市场可能出现“暴雷”的风险。

  “在建议与请求上,对于这样一家对地方发展贡献巨大并和地方发展高度捆绑的企业而言应属情理之中,地方政府给予必要的支持与帮助也理所应当。”柏文喜表示,客观来看,建业此次遭遇也暴露出房企高周转模式的风险之巨。加之行政公平问题,也使得最终河南省政府如何应对充满不确定性。

  在落款时间为8月中旬的一则市场流传的批示中,河南省政府有关领导要求,有关部门要尽快提出意见。但是截至9月9日21时,河南省政府尚未对此事有公开回应。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向建业方面提出采访请求,未获得回复。据业内分析,考虑本地企业普遍面临困难,河南省可能会在原有普惠政策基础上进一步加大力度。

  建业因灾总损失超50亿元

  今年7月以来,河南省多地遭遇极端暴雨袭击,城市与农村陷入一片汪洋,数百万人受灾。据通报,截至7月底,河南暴雨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就已经超过了900亿元。

  目前,河南各受灾地区已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灾后重建有序进行中。但是,受此次汛情影响,房地产行业特别是河南本土房企损失惨重。例如,此次向省政府发出求救信的建业集团。

  资料显示,建业集团是河南外资投资和非公经济的骨干企业,成立于1992年。目前已发展成为以地产、装配式智造、物业、文旅、工业、酒店、农业、科技等为主业的综合性企业集团,是全国百强房企,也是河南省本土的龙头房企。其2020年营收额1256亿元,纳税86亿元(位居河南全省企业第二位)。

  建业集团在报告中称:七月份以来,由于汛情和疫情的双重影响,建业业务发展遭受严重损失,且已出现重大风险和危机。

  其中,直接损失达5.5亿元,主要是水灾造成大量在建项目、建筑工厂、文旅项目、商场、酒店、直接管理的小区车库等设施严重受损。

  经营性损失将达到8亿元(如果疫情持续到年底)。主要是受汛情和疫情的影响,建业多个业态关停,正常经营受到严重冲击,造成巨大损失。

  运营性损失将达到3亿元。受汛情和疫情影响,建业300多个地产项目停业半停业、但需支付巨额运营成本;近20个商场、酒店停业,将形成巨大运营支出;文旅项目停业,维持运营和人员支出数额巨大。

  支出大增的同时,建业集团表示,受汛情和疫情双重打击,集团正在销售的300多个项目中超过50个销售案场已被关闭,7月20日以来,销售出现断崖式下滑,销售及回款较原计划减少近30亿元。

  与此同时,建业集团旗下多处工地出现停工,仅郑州二七区樱桃沟足球小镇项目,由于道路冲断复建无期,6亿元的投资及9亿元建设用地将成为15亿元的无效资产。

  据建业集团估算,以上累计各种经济损失逾50亿元。

  建业面临的风险和危机

  在例举损失的同时,建业集团还梳理出各种可能存在的风险与危机。

  一是大批人员失业风险。建业现有员工2.8万人,300多个在建项巨仅产业工人就达120万人。如果企业出现停工停转等情况,将导致数以百万计人员失业,可能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

  二是导致银行失信风险。由于回款大幅下降,企业无法按时偿还银行贷款,可能造成违约“失信”。近年来,业界已出现华夏幸福、蓝光集团等由于银行失信导致资金链断裂的“暴雷”事件。如果近30年从未延期还贷的建业也进入失信“黑名单”,是建业不可承受之重,将产生难以预料的不良影响。

  三是可能引发严重社会后果。近30年来,建业一直深耕河南,尽己所能为河南经济社会发展贡献力量。多年来,建业一直是河南纳税大户,直接拉动百万计各类社会就业。建业地产在建面积5000万平方米,河南市场占有率11%,位居在豫地产企业首位。如果建业“暴雷”,将会引发极为严重的社会后果。

  四是可能对资本市场产生不利影响。建业旗下有四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建业地产、筑友智造、建业新生活、中原建业),发行外债30多亿美元,占全省境外上市公司发行外债的一半左右。因此,建业发展的稳定与否,直接关系到河南企业在国际资本市场的形象、地位和影响力。若建业出现重大变故,将对资本市场产生难以预料的不良影响。

  五是可能引发全国性消极反响。建业是河南在全国有重要影响的企业之一。2020年,建业地产营收位居全国地产企业第34位,操盘面积位居第11位。建业坚持省域化战略,创立了广受赞誉的“建业模式”。建业积极推进转型升级,2020年荣获“中国旅游集团20强”称号。建业也是中国(更多政策,请查阅中房网 www.fangchan.com)第一家打通投资、智造、服务和代建全产业链的现代服务型企业。建业文旅正在改变和重塑郑州在全国文旅界的地位。“只有河南·戏剧幻城”开城不到45天,吸引了来自20多个省份的15万游客,其中1/3是奔着这个项目来的,这意味着郑州正在成为中国旅游目的地城市。如果建业被汛情疫情拖累,过不去眼前这个坎,有可能成为全国企业“暴雷”和倒下的“下一个”,其消极反响将是全国性的、极为严重的。

  诚恳的求救

  综合以上,建业集团表示,目前面临的困难、风险和危机,希望得到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并请求在帮扶救援方面得到关照。

  其一,建业一直与中原崛起河南振兴同频共振。建业集团自成立以来,一直践行“根植中原,造福百姓”的核心理念,坚持“守信用、负责任、走正道、务正业、肯吃亏”的企业文化,以作“中原城镇化和社会全面进步的推动者”为己任,把最好的建筑、最优的服务、最新的产品奉献给社会。近30年来,从未偷漏税一分一文,从未延期偿还银行任何一笔贷款,从未慢待亏待任何一个客户。作为多元化、多业态、注重社会责任和担当的大型企业集团,建业的发展目标、路径和方式,与中央关于“中原更加出彩”的要求、省委省政府关于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部署高度契合。

  其二,建业的存在和影响超越了企业范围。建业靠房地产起步,但建业转型发展已取得重大进展,目前已经有地产、装配式智造、教育、文旅、酒店、物业、绿色农业、科技、商业、金融等13个业态,已经实现了全省122个县级以上城市业务全覆盖,已拥有业主200万人、球迷300万人,直接服务客户500万人。因此,建业的存在和影响早已超越企业范围。建业不仅属于2万多名员工,更属于这个时代,属于河南,属于中原。从这个意义上说,建业绝不能“出事”,更不能倒下。

  其三,建业正在成为社会型企业。建业一直坚持长期价值主义,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去年年初疫情暴发,建业第一时间捐款1000万元,并向全球豫籍人士捐献大量防疫物资,荣获“全国抗疫先进单位”称号。7·20汛情发生后,建业在自身遭受巨大损失的情况下,立即捐款500万元,同时筹集大批救灾物资到灾区。建业长期支持公益足球发展,已累计投入60多亿元。最近,建业响应国家号召,成为全国唯一一个将更名与股改有机结合的足球俱乐部,受到中国足协、国家体委和中央深改委的肯定和表扬。同时,已经制定计划,未来十年支持全省建设100个美丽乡村。建业正在成为社会型企业,应得到政府更多关注和支持。

  其四,建业正在谋求更快更好的发展。年初,建业制定了大中原发展战略,计划在2小时高铁圈范围内,把业务拓展半径扩大到500公里,涵盖河南及周边六省的61个省辖市,372个县、3.3亿人口。建业计划用3年时间,营收达到2300亿左右,直接服务客户达到1000万人,为大中原地区的繁荣和高质量发展作出积极贡献,以提升郑州作为国家中心城市的辐射力和影响力。因此,建业发展的快与慢、好与坏、成与败,已经不单是企业自身的事情,而是关系到我省发展全局,关系到河南的经济安全。

  四项请求

  建业集团表示,面对罕见的困难、风险和危机,集团已经进入战时紧急状态,正在制定应对预案,采取了一系列优化管理、降本提质、减员减薪等自救举措。吁请省委、省政府采取如下非常措施,帮助建业渡过难关:

  第一,恳请省委、省政府协调有关市县区,尽快偿还多年来由于各种原因拖欠建业的各类款项(逾50亿元,届时建业可提交地方政府拖欠款项清单)。

  第二,恳请省领导出面,协调税务部门,同意由于汛情疫情造成企业出现总裁减收,可以分类减免和缓交建业旗下公司的增值税、所得税(届时建业提出具体建议和清单)。

  第三,恳请省领导协调并出具公文,鉴于当前不可抗拒之原因,允许建业部分在建工程延期交付,以便我们与合作方、客户进行解释、沟通和交涉(届时建业可提交需延期交付工程的清单)。

  第四,恳请省领导协调并出具公文,同意由于汛情疫情导致企业营收遭遇重创,建业部分土地款可延缓支付半年到一年(届时建业提交土地款延缓支付具体建议和清单)。

  对于建业集团的这份报告,柏文喜表示,“求救信”陈述事实,言辞恳切。特别是希望省政府鉴于建业与河南长期共发展中的重要地位、影响力和可能的巨大的潜在风险,能够协调各地市政府尽快清偿对建业所欠的50亿元的款项并能出具政策延缓缴纳各项税费和分期缴纳的土地款,以此来缓解建业的流动性压力和避免建业公开市场违约可能引发的一系列我严重后果。

  “建议与请求应属情理之中,地方政府给予必要支持与帮助也理所应当。”柏文喜表示,客观来看,房企所习惯的高负债、高杠杆推动下的高周转模式本身就积累了巨大的流动性风险,以上一年度1220多亿元营收的企业规模尚不能承受50亿元左右的意外损失,与现金流缺口以及暂时的部分停工停售压力,也可见高周转模式的风险之巨。另外,过于集中的区域布局风险也属于企业经营常识范围之列。

  “此外,在经济减速、疫情与汛情造成的减收增支压力与抗疫、救灾支出压力叠加之下,本来就捉襟见肘和出现大量拖欠的地方政府同样也是困难重重,紧急兑付拖欠建业地产的50多亿元欠款肯定也是困难重重,而在此基础上仍然要对建业地产缓收各项税费和土地出让金同样也更是压力巨大,同时也还存在一个对于其他在河南省内经营的房企与其他行业企业的一个行政公平问题。”柏文喜分析称,不能仅仅因为建业地产给省里写了报告就能获得个别支持与优待,而要着眼于公平行政、依法行政以及政府与企业的良性、持续性互动问题。如果建业的“求救信”所导致的只是就事论事式的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心疼的孩子有奶吃的结果,那么收损害的就不只是河南省的社会公平与营商环境问题了,而是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问题。

  截至9月9日,河南省政府尚未对此事有公开回应。但是综合各方分析来看,除欠款问题以外,河南省或许不会为建业集团提供特别的政策扶持,但考虑本地企业普遍面临困难,可能会在原有普惠政策基础上进一步加大力度。

  9月9日,建业集团回复有关媒体时表示,网络所传只是部分内容,信息并不完整。建业此前的确向相关部门提交了报告,其背景是,河南省“万人助万企”活动正在全省范围内展开,河南省政府相关部门意在帮助企业解决生产经营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而今年百年一遇的水灾和新冠疫情双重叠加,受水灾和疫情冲击,公司旗下多个项目和业态受到不同程度影响,因此公司递交了报告。“公司目前经营稳健一切正常,各项目营销工作也全面恢复到疫情前的情况。有信心完成全年700亿元合同销售目标”建业集团方面表示。

分享到: 生成海报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