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牛散3.5亿元抄底 蓝光发展能否柳暗花明?

  9月13日,四川蓝光发展股份有限公司(600466.SH以下简称“蓝光发展”)上涨3.07%,报收2.35元。股票论坛里,股民们在热烈的讨论牛散进入后这只股票的想象空间有多大。

  3天前的9月10日,知名牛散顾斌和方泽彬拍得了蓝光集团所持的2.13%蓝光发展股权,算上9月2日的那次司法拍卖,这两名牛散已经花了约3.53亿元购入蓝光发展5.56%的股权,分别位列第二、第三大股东。

  在一些投资者看来,牛散的进入往往代表着被投资公司的基本面已经触及谷底,股价反弹的概率比较高。例如,顾斌在7月11日以8.83元/股的价格竞得青岛中程的1680万股股份,此后,青岛中程股价一路走高,9月13日的收盘价为15.59元。

  蓝光发展的相关人士表示,牛散持股在二级市场造成了一定的股价波动,但对公司的经营层面没有实质影响。根据该公司披露的最新数据,截至9月3日,其累计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合计186.64亿元。该人士强调,公司正在进行资产盘点,希望尽快有阶段性的债务重组方案和成果,债务问题化解好的话,后续基本面的改善会有比较大的空间,但化解不好或者需要很长时间化解的可能性也存在。

  两大牛散入局

  蓝光发展的公告显示,其控股股东蓝光集团所持该公司的6478.98万股于2021年9月9日10:00时至2021年9月10日10:00时在京东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进行公开拍卖,最终,方泽彬和顾斌二人分别竞得30349304股和34440496股,分别占该公司总股本的0.99%和1.13%,成交价格分别为6725.62万元和7641.18万元。

  其中,顾斌已经是第二次出手。在此前的9月2日,他以一己之力夺得了10个司法拍卖的标的,拿下蓝光发展约1.04亿股,成交总价为2.09亿元。

  截至目前,顾斌已经持有蓝光发展4.56%的股权,方泽彬的持股比例为0.99%,均超过蓝光发展第二大股东“四川蓝光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回购专用证券账户”的0.94%。顾斌的持股成本约为2.06元,方泽彬的平均成本约为2.2元。以9月13日,蓝光发展2.35元的收盘价计算,顾斌的浮盈已有14%。

  这两位牛散在法拍市场的知名度颇高,此前竞拍过不少上市公司大股东被司法冻结后拍卖的股权,所获颇丰。4月8日,方泽彬以5742.3万元的价格买下2824.63万股胜利精密股票,均价为2.03元/股。9月13日,胜利精密的收盘价是3.08元,方泽彬的浮盈超过50%。顾斌的成名案例除了青岛中程,还有海伦哲,他在8月9日竞得了海伦哲的1100万股,平均成本约3.72元/股,随后几天,该公司股价最高涨到了5.13元。

  在买入蓝光发展之前,方泽彬已经入手了另一只地产股。他在6月份以2.62亿元竞得了泛海控股的1.176亿股,平均成本约为2.23元/股。这笔投资目前还不算成功,泛海控股的股价自6月底开始大幅下行,9月13日的收盘价为2.27元。

  在今年的前8个月里,蓝光发展的股价下跌了95%,顾斌、方泽彬入局后,部分投资者对该公司的未来重新燃起了希望。“顾、方两大牛同时争抢介入蓝光,后市可期!”有投资者在股票论坛上表示。

  根据蓝光发展此前披露的信息,蓝光集团拟被司法拍卖的蓝光发展股份约2.34亿股,占后者总股本的7.72%,截至目前已经拍出约1.69亿股,剩余的约0.65亿股将在9月15日-9月16日进行拍卖。从前两次拍卖的情况来看,不排除仍有牛散接盘。

  9月13日,就牛散竞拍股权的问题,蓝光发展的有关人士表示,目前他们购入的股票还未过户,无法确定最终的持股比例。“公司也不清楚他们的投资行为和风格。”可以明确的是,作为散户,顾斌、方泽彬的持股情况不会对蓝光发展的经营面带来实质性的影响。

  还在做资产盘点 尚无重组方案

  8月的最后一天,蓝光发展披露了2021年的半年报,上半年该公司房地产开发业务实现销售金额343.90亿元,其中合并报表权益销售金额229.55亿元。期内,其实现营业收入119.31亿元,同比降低24.51%;实现利润总额-50.79亿元,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7.21亿元。截至6月底,蓝光发展的货币资金为100.3亿元,而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总额为353.7亿元。除了现金短债比,该公司的净负债率和扣除预收帐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也都踩了线。

  蓝光发展表示,因受宏观经济环境、行业环境、融资环境叠加影响,自2020年年度末至今,公司公开市场再融资受阻,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加之受到部分金融机构偿债挤兑,最终触发公司部分债务逾期,对经营和融资产生了较大影响,导致业绩大幅下滑。

  9月4日,该公司发布了最新的债务违约情况。公告显示,截至2021年9月3日,其累计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合计186.64亿元(包括银行贷款、信托贷款、债务融资工具等债务形式)。

  在重重利空的冲击下,投资者迫切需要一个利好消息来提振市场信心。9月2日,蓝光集团所持的蓝光发展约1.55亿股无限售流通股被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解除司法冻结,有声音认为这意味着蓝光集团的资金面有所好转,对蓝光发展而言,也是个好消息。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批股权被解除司法冻结,“是因为金融机构申请轮候冻结,冻多了。”实际上,蓝光集团的境况并未改善,债务违约的难题也未解决,蓝光发展还是得自救,“大股东是没法再支持了。”

  在半年报中,蓝光发展承诺将积极解决当前债务问题,努力恢复正常运营,从而实现“短期脱困、中期恢复流动性、长期良性发展”。据蓝光发展相关人士介绍,所谓的“短期脱困”指的是解决眼下的债务困境,目前该公司几乎所有的国内信用债都触发了交叉违约条款,提前到期,“债务重组的推进确实比较艰巨”。据其透露,蓝光发展已经停止了债务的偿付,集中精力进行资产盘点,希望尽快能拿出阶段性的债务重组方案和成果。可供选择的方案包括跟债权人争取存量债务本息的减缓偿付,或者进行债转股、引战、资产处置等。但是,“目前还没有任何实质进展。”

  引战曾经是蓝光发展摆脱困境的主要希望,其绯闻对象包括万科及融创中国。最终,万科选择了3个项目收购,而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则在中期业绩会上直言,目前基本不存在收并购市场。“目前所有的企业无论你开什么价,我都是没有办法并购的,因为我还要同时并购你的债务。”

  除了引战的难度增加,中债资信认为蓝光发展的资产处置难度也较大。该机构表示,受合作开发项目较多、项目盈利空间较低等因素影响,预计该公司的资产变现不及债务到期速度。

  “就目前这个阶段,谈利好消息是不太现实的。”上述蓝光发展相关人士认为。

分享到: 生成海报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