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西向东”跨越2000公里合并 阳光城再对弱势区域“动刀”

  人事任命结束后,阳光城紧接着对组织架构“动刀”。

  10月26日,据媒体消息,阳光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阳光城”,000671.SZ)再次进行人事调整及区域合并。

  其中,上海大区合并成渝区域,浙江大区合并陕甘区域,合并后,这两个新大区的范围都有所延伸。其中,负责两个新大区的江河、李晓冬是近期刚刚晋升为集团执行副总裁兼大区总裁。

  此次区域变动中,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大区与成渝地区的合并,两个区域的距离自西向东,相距约2000公里。这样看来,区域的接近性并不作为此次架构调整最主要的因素,接近阳光城的一位业内人士称。

  一位房企高管告诉记者,地产企业合并区域的目的,一般来说是为了调整后便于集中管理。尤其是强势区域对弱势区域的合并,意味着对被合并区域的权利进行接管。从企业总体情况看,这也是一种收缩的态势。

  由于现在房企拿地的不均衡,导致一些项目的整合,不能完全按照地理范围去划分。阳光城上海跟成渝区域的合并,是因为后者的项目可能不多,这种区域资源之间的整合,其实也是一种无奈之举,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认为,这同时也会带来一些企业管理上的不便。

  就企业架构调整等问题,记者多次致电阳光城董秘办,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架构调整频频

  在最新的调整的人事中,原广西区域总裁黄小达调任集团总部任职运营负责人,原集团助理总裁兼营销中心总经理陈友锦调任广西区域任职区域总裁。

  区域合并方面,上海大区合并成渝区域,新大区的范围再次延伸,包括上海公司、南通公司、嘉湖公司、山东公司、新疆公司、成渝公司等,新大区由江河主持工作;浙江大区合并陕甘区域、云贵区域,浙江大区,范围包含了浙江省、安徽省、河南省、陕西省、甘肃省、云南省、贵州省,新大区由李晓冬主持工作。

  对于上述区域合并,严跃进举例说,如果说上海市场比较大,同时成渝市场也比较大,一般来说,不会这么强势地合并,总是区域之间发展的不均衡,会形成这样一个结果,当然也随之带来弊端,至少从他统筹角度来讲,也确实有难度。

  知难而行的阳光城,此前已经对这次区域调整做好了人事准备。

  在10月13日,阳光城进行的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中,原副总裁兼浙江大区总裁李晓冬晋升为集团执行副总裁兼浙江大区总裁;原副总裁兼上海大区总裁江河晋升为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上海大区总裁。

  此外,阳光城执行董事长兼总裁朱荣斌也将全面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原集团副总裁兼福建大区总裁徐国宏,晋升为集团执行总裁,具体负责公司日常业务管理工作。

  近年来,随着“双斌”的加持,阳光城发展的速度持续加快。为了使企业内部结构跟上这驾“马车”的奔跑速度,阳光城在组织架构调整上的动作频频。

  早在2019年年初,阳光城便开展了针对组织架构领域的变革,依据销售额的量级,将集团现有的30个区域公司划分成三种类型:A级区域、B级区域、C级区域。

  自阳光城2019年迈过2000亿元门槛后,朱荣斌便牵头进行一轮内部调整,对低绩效区域进行合并,例如将原广州、南粤、佛山及广东城市开发公司合并,成立广州区域公司。

  2020年4月,朱荣斌又开展了一轮内部架构整改。28个区域合并成16个区域,其中对3个A级区域不断地进行高度的授权。这样做的目的是,将强区域收编“弱”区域,提高区域间的效率。

  阳光城执行副总裁吴建斌曾表示,过去阳光城就是从小到大慢慢发展起来的,要把这种由小到大的模式复制到三个A级区域,就像是独立的公司,区域总原来什么事情都要向总部回报,现在可以不请示、不汇报。不能有大一统的概念,希望裂变出多个阳光城。

  “双斌”任重道远

  房企构架的调整,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业务发展的侧重和方向。

  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阳光城华东区地区营业收入为173.03亿元,这一数据超过西南地区和华中地区营收之和的两倍。东部区域的业绩已然成为阳光城的基本盘,由此,也不难理解上述区域合并中弱势的西南成渝区域被合并。

  就阳光城来说,其房地产项目也主要位于大福建、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

  截至2021年6月末,阳光城的累计土地储备(可售建筑面积)为4371.32万平方米。其中,位于一二线城市的占比75.52%,位于大福建、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地区的有1945.64万平方米,占比44.51%。

  2019年和2020年,阳光城分别实现合同销售额2110亿元和2180亿元,2021年销售目标为2200亿元,距离林老板行业前十,3500亿元的小目标还有很大的差距。

  2018年初,进入阳光城仅三个月后,朱荣斌和吴建斌的“双斌”组合便向老板立下军令状——未来三年,阳光城全口径统计下的保底销售安排是1500亿元、2500亿元与3500亿元。到2022年,公司销售规模、利润率进入行业前五强。

  但行业发展形势近年来急转直下,已不可和当年立定目标时同日而语。

  今年上半年,阳光城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79.93亿元,同比下降48.05%;而存货增加至1944.49亿元,周转变现能力进一步变弱。

  机构的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1-9月,阳光城以权益销售额957.8亿元,同比减少3.3%,排名21,排名下跌5个名次。

  财务数据方面,从“三道红线”看,截至今年6月末,阳光城剔除预收账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8.75%,净负债率为93.84%,扣除受限资金及预售监管资金后的现金短债比1.03,踩中一道红线,归为“黄档”房企。

  阳光城的表外债务情况也要经受审视。截至2021年6月末,阳光城少数股东权益在总权益占比高达48.6%,而损益则仅占净利润的11.7%。超过30个百分点的差距,有明股实债的嫌疑。

  此前,10月18日,国际评级机构穆迪下调了多家房地产的企业评级,其中,阳光城的企业家族评级由B1下调至B2。

  穆迪报告将其企业家族评级由B1下调至B2,主要考虑到近期债市动荡,阳光城以合理资金发行新债券,面临不确定性。报告称,截至2022年年底,阳光城有大量在岸和离岸债务到期,包括11亿美元的离岸债券和101亿元的境内债券。

  10月13日,中诚信国际也决定将阳光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评级展望由正面调整为稳定,原因是当前外部融资环境的不断变化将削弱阳光城的资金平衡能力。

分享到: 生成海报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