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城的“自救”

  阳光城的“自救”还在继续。

  11月18日,据新交所及香港联交所公告,阳光城旗下美元债豁免交叉违约同意征求已获通过。此外,其3只美元债展期的投票率均超过85%,所有交换的债券公司已全部接纳,相关美元债券将于香港联交所申请复牌。

  至此,阳光城11月份所有到期的公开债务已完成展期。除美元债展期成功外,阳光城6.37亿元“18阳光04”债券、4.99亿元供应链ABN、12.7亿元购房尾款ABS展期12个月的兑付方案,均获表决通过,境内债合计24.06亿元。债务展期,实控人提出全额担保,阳光城在用尽浑身解数寻求新的突破口,让短期流动性问题初步缓解。

  阳光城的这一轮自救行动赢得了市场的认可,也获得了债权人和投资人的理解和支持。

  11月19日收盘,受整体大盘影响,阳光城报收3.02元/股,与招商蛇口双双拉升封板。

  阳光城的问题要从三季报说起。

  10月29日,阳光城因三季报经营恶化被两名“泰康系”董事投下反对票,后遭遇“股债双杀”。

  正是这两张反对票,压垮了本就担忧的市场情绪。10月29日到11月3日,阳光城股价累计跌幅超过24%,美元债净价均跌至两折左右,国内信用债净价也跌至30元以内。惠誉、穆迪和标普先后下调了阳光城评级。

  “投出反对票的泰康可能也没有预料到对阳光城经营状况造成的不利影响。对于阳光城来说,被二股东‘卡脖子’引发了潜在风险,加重了市场对其前景预测的悲观度。外部环境影响只是一方面,股东之间的内部矛盾对经营影响最大,容易引发金融机构和监管机构担心。”有市场人士认为。

  2020年9月,“泰康系”战投阳光城34亿元,通过战略协议成为其二股东,阳光城也向“泰康系”承诺了10年利润和分红。细看对赌协议,阳光城每年不仅要完成额定的15%增长率,而且还要有真金白银的分红送给“泰康系”,否则将进行赔偿。去年,阳光城归母净利达到52亿元,同比增长30%,算是顺利完成第一年的对赌任务,双方都很满意。

  “蜜月期”还没到一年。“泰康系”当时的入股价格为每股6.09元,到了11月8日,阳光城股价已经跌至最低每股2.67元,这意味着一年时间“泰康系”账面浮亏一半。

  面对危机,阳光城展开了积极自救:与泰康系积极沟通。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阳光城跟泰康的沟通始终没有断过。此前,阳光城与二股东“泰康系”董事在北京进行了沟通,阳光城管理团队就公司经营问题进行了解释,后又在上海举行了一次管理沟通会。

  阳光城方面表示,目前与泰康沟通顺畅,泰康也对阳光城管理提出了改进要求,相信未来双方关系将会变得更紧密。

  同时,阳光城集团掌舵者林腾蛟四处出击,不仅辞去兴业银行董事一职,出售兴业银行所持股份,还积极寻求债务展期,林腾蛟甚至以个人为担保,以此展现对投资人和市场的诚意和责任。

  在众多房企面临流动性危机的关键时刻,阳光城债务获得展期,是连日“阴霾”中的一点点曙光,为阳光城缓解流动性压力赢得了时间。

  不过,这只是阳光城自救的第一步。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阳光城存续美元债有8只,共计22.44亿美元,存续人民币债券25只,共计171.02亿元人民币。按照11月18日美元汇率(6.3835)匡算,阳光城总体债券规模约为314.27亿元人民币,待偿还本金兑付高峰在2024年。

  另有消息称,阳光城内部传出正期望引入一家国企,但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这仅限于主观愿望。

分享到: 生成海报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